下午在飛地天台遇到的果實。


Victoria學校食堂晚餐。

今天在珠海。


重要的是和誰一起喫。

昨晚很高興。

記11月7號。

附一張中心書城看到的胡適之。

好像是第一次拍機場。

中午去食堂抬頭看到的天空。

我很奇怪校園裡的櫻桃怎麼鳥雀都不喫的。

上星期的驚醒之後,這星期一下子把四本書看完,並且今天趁早上課前去了圖書館還掉。

只是本來想著明天要出去玩,這星期不借書了,中午卻還是去圖書館轉了一下,借了兩本回來。

也不大想看專業書,除了作業,也還沒有開始寫東西。

回來再想。

讀到後面就比較快了。

某天擺拍。

上星期上課時深深感到必須爭分奪秒時間才會勉強夠用(畢業前看完那些書,寫完那些東西)。然而,這一個星期呢?

把原本預想上星期還掉的『鱷魚街』最後幾篇看完了讀書的進展便非常緩慢。

不得已,又把『胡利婭姨媽』續借了,按重新設置的進度,今天應該看到第14章,天黑前我才看完13章。只能下星期再還了。

上星期借的 Fiction Writer's Workshop,我只在某天晚上看完了作者的再版說明。

上星期借的 Aspects of the Novel 更是沒有翻開過!

上星期借的一本卡夫卡也是這個命運,甚至更慘,Forster 我至少看了封面。

原本打算今天把整本『石秀』看完的,結果下午只...

好像最近也一下子看了幾本不對胃口的書呀。

熊與程,原來是熊秉明和程抱一。

更加想知道誰是W。

大環境裏面微不足道的,可能正正是某一個人的全部。

原來咖啡豆不用磨那麼碎的。

©CatherineVivid / Powered by LOFTER